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在酒店上班的我,竟然发现老板还兼职做这种羞羞事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2-27 08:52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833

    主题

    841

    帖子

    3087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3087
    发表于 2018-4-12 17:59:1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“刘土匪,你别欺人太甚。”杨峰扬起手中两尺多长,手臂粗的木棍一指对面的中年男子,怒声呵斥道。
        “呦呦呦!我们的大学生村长发威了,我好怕怕啊!来往这里敲!”被称作刘土匪的中年男子,脸上闪过一丝轻笑,杨峰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儿,还真没有一点让他惧怕的,脑袋往前一伸,指了指。
        “狗日的刘土匪,老子一再忍让,你当真怕了你了,今天不把你弄死,老子就不姓杨。”杨峰胸中的火苗忽的一下就起来了,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得到暴发,手中的棍子就向刘土匪砸去。
        打架,杨峰不是第一次,不论小时候,还是上大学,都和人干过架,但身为一名村长,带领全村打架,这绝对是第一次,如果不是被逼急了,他还真有点不敢。
        刘土匪,姓刘名飞,距离上河村十里之外的下河村村长,按道理来说,村长虽小,也是个官儿啊,怎么也和土匪挂不上钩,可人家刘村长偏偏就有了这么一个雅号,你要问下河村的人,说起刘飞那全都得竖大拇指,可你要问周围几个村儿,没一个人不咬牙切齿的,尤其是上河村的老老少少。
        上河村和下河村要说关系,那是最亲密的,两个村共用一条月牙河,林地挨着,耕地挨着,可以说是亲密无间,算是一对好兄弟了,可两村就是不对付,今儿因为河争,明儿因为林争,后天又因为地争,反正是杨峰来到上河村两年多以来,就没见平静过,老村长在世的时候,还能压住刘土匪,一年前老村长撒手仙去,杨峰可就有点压不住阵了,人家刘土匪直接无视他的存在,要不是今天他憋屈已久,自己跳出来,恐怕依旧是透明的存在。
        “呯!”刘土匪有土匪之名,绝对也有土匪之实,善勇好斗这自不用说,头一偏棍子落在肩膀上,疼痛之下眼神突然多了几分狰狞,他没想到杨峰这娃还真敢和他动手。
        “老子弄死你。”刘土匪一发狠,直接向杨峰扑来,他赤手空拳啊,面对手中有武器的杨峰,近身是最佳方式,身经百战的刘土匪对这一点认识的很清楚。
        杨峰好歹也练过,小时候可没少受他老子的苦训,不然也不会从小是孩子王,在大学一怒为红颜名扬校园了,打架也算是老手了,向后一跃,棍子向刘土匪削来。
        “打!”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声,上河村和下河村几十号人都动了起来,手中有棍子的抡棍子,没棍子的抡拳头,两个村前所未有的大战,在杨峰的带领下暴发了,如果要来一场全国最牛村长评选,恐怕冠军非杨峰莫属了。
        杨峰灵活的游斗,手臂粗的棍子不断落在刘土匪身上,把刘土匪打的嗷嗷直叫,刘土匪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城里娃身手这么好,看准一个机会,胳膊一挡,挡下了一棍子,伸手把棍子抓住,就想夺过来,比力气,他相信杨峰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,上学娃怎么能比得上每天田里来,山里去,整天劳作的他。
        杨峰争了下,发觉力气不敌,知道武器要易手了,果断的松手,人顺势向刘土匪扑去,粹不及防下,刘土匪被扑到,抢到的棍子也掉到了一边,两个人在地上翻滚着,扭打了起来,完全泼妇打架的样子,没有一点章法。
        突然,刘土匪手摸到一块硬物,拿起来直接向杨峰脑袋砸去,杨峰直觉得脑袋一疼,嗡的一下就晕了过去,打架打出了真火,谁还顾得上那么多,刘土匪这一下下了狠手,杨峰晕过去不动弹,他才意思到玩儿大了,动拳头动棍子,这没啥大事儿,最多就是鼻青脸肿,可用石头砸人脑袋,这是要出人命的。
        “都他们给老子别打了。”刘土匪怒呵一声,急忙查看杨峰的情况,只见杨峰后脑勺不断有血流出,把他的武器都染红了,探了下鼻息,还有气,用衣服把杨峰头一包,抱起杨峰就跑。
        杨峰倒下,血流不止,让战斗的双方都慌了,虽说打架这事儿大家都不陌生,可万一要把人打死了,那都清楚这是要掉脑袋的事情,呼喊声中,几个人跟着刘土匪而去,几个上河村的人忙回去找车,没人注意到,在杨峰倒下之后,那根棍子上,一道绿光没入杨峰脑袋之中。
        昏昏沉沉的,杨峰好像进入了一个封闭的空间,没有声音,也没有光明,更没有任何景物,杨峰甚至怀疑,自己是不是死了,苦涩的一笑,死了也好,只是有点对不起辛苦把自己养育大的父母。
        人生的经历,平平无奇,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逃课,打架,谈恋爱一点也没落下,四年大学,毕业也意味着分别,不单单是和宿舍的三位兄弟,和广大的同学分别,也是和相恋三年的女友分别,究其原因,杨峰没钱也没关系,身为农业系的高材生,却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,而女友家里条件很优厚,他达不到人家的择偶标准。
        婚姻和恋爱是两回事儿,这是杨峰后来才明白的,原以为一直可以结婚生子到白头偕老,可谁知现实无情的把他践踏,让他成为了毕业即失业,外加失恋的一员。
        多重打击之下,杨峰头脑一热,响应国家号召,成为了建设新农村的一员,也就是所谓的大学生村官儿,怀着激情,来到了上河村,杨峰才发现,理想与现实差距很大很大,在这个拼爹的年代,你没投好胎,那只能怪你没本事,别人当村官儿,去的地方要么有出产,要么有产业,谁都知道,这一步都是为了升官发财娶老婆,而他也不例外,只想混进体制内,弄个一官半职,给某人看看,他杨峰也是有那么一天地,可惜现实再一次无情的把杨峰的梦想摧毁。
        上河村,地处南岭深处,全村共有三十二户人家,注册人口为二百六十三人,村里常住人口一百二十七人,除了老的和小的,再除了妇女同志,剩下十八岁——四十五岁的男人,加上杨峰一共就七个,其他人都外出打工去了,在这个物价奇高的年代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条定律,在上河村不成立,指望这片山,铁定得饿死。
        初来上河村,杨峰并不是村长,而是村长助理,你说就这么个破村子,还弄个助理,这不是坑爹难道是坑爷,所以杨峰很清楚的认识到,自己的人生又悲剧了,不过杨峰没有放弃希望,心怀激情,把上河村方圆几十里的地方都考察了一遍,发现山清水秀的上河村,绝对是块宝地啊!
        为此,杨峰做了一个详细而庞大的计划,先给老村长过目,老村长笑呵呵的评价了四个字——不错,不错!这让杨峰的信心又增添了几分,终于感到了,未来还是很美好的。
        上河村开发计划递交乡里,直接杳无音信,杨峰苦苦等来了一个小道消息,乡里的头头们看了他的计划,也觉得很不错,可说他不切实际,不说别的,就是修通上河村的路,这笔钱就不是一个小数目,乡里出不起,更不要说开发投资了,关键性的问题,投入是个长期性的,没人愿意干,大家都喜欢快、短这一类能够获利的项目。
        老村长的突然离去,对杨峰更是一个打击,在村长临终授意下,杨峰不止接掌了村长,还接掌了村支书,可谓是手握大权,成为了上河村真正的土皇帝,可杨峰自己心里清楚,这是因为上河村风水虽佳,但全无出路,没人和他争,不然怎么能落在他头上,而且在这里自己终究都是个外来者,迟早会离开的,大权在握,可惜没有用武之地,不论是学校学的,还是脑海中想的,都无法改变上河村的现状,最后他也就放弃了,不得不放弃啊!只希望安稳的度过这段时期,然后爱把自己调到那个单位都行,至于老村长的遗愿,他没能力完成,只能愧对九泉之下的英灵了。
       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一等,就又是一年多的时间,与他一块进村的,大部分调了回去,没回去的也是因为村里油水十足不想离开,而他则好像被遗忘了一般,继续坚守着自己的岗位,他只盼有一天,老村长显灵,能够让那些人想起在遥远的上河村,还有他这么一个可怜的娃,在等着上帝的召唤。
        闲的蛋疼的生活,让杨峰有了个主意,既然遗忘了他,那他就做点事情,让那帮王八蛋想起自己,这就有了今天和刘土匪激烈碰撞的一幕,说到双方打架的原因,非常的简单,简单到放在上河村和下河村之间,这都可以不叫事儿,下河村的牛把上河村的麦苗吃了,然后上河村就把牛给牵回来了,就是如此简单的事情,但杨峰却把自己给弄到了生死边缘,如果再来一次,相信杨峰还是会干这一架,那怕是死,杨峰不会料到,他这一次不止死不了,而且还因祸得福,为他今后的人生,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      闻着福尔马林的味道,杨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躺医院了,就是不知道什么结果,是植物人呢,还是半身不遂,他感觉自己昏迷了好久,在那个恍若天堂与地狱连接之处的地方,呆的都快疯了,杨峰觉得,惩罚犯人最佳的办法,最好给他的完全封闭的单间,没有光没有一切事物,只有一片空气一个人,那样一个月,绝对比关在集体监狱十年八年效果要好。
    “小子,你终于醒了。”眼睛还没睁开,耳畔就听到这么一个声音,不是刘土匪,也不是熟悉的人,杨峰睁开眼睛,不由的愣住了,病房内只有他一个人。
        “疼!”杨峰在自己的胳膊上咬了口,有疼痛感,关键是他没用力下死口,还有点酸,这是长时间没洗澡的味道,确认自己还活着,不是做梦,不由的害怕起来,刚才那是谁在说话,这里是医院啊,万一有几个死了不想走的,也是很正常的。
        “被敲傻了?”还是刚才那个声音,带着几许笑意,调侃道。
        “你是谁,在哪里,给我出来,我可不怕你。”杨峰浑身在打颤,这一次可真实无比,的确是有人对他说话。
        “你确定要让我出来?”那个声音带着几分嘲笑问道。
        “哥啊!大爷啊!您别这样折磨我成不,小的我伤员,经不起吓,您要钱,要房子,要美女,要跑车,我都烧给您,成不?”杨峰真怕了,看鬼片不怕,可遇到这种灵异事件,不怕的肯定不是人。
        “你的条件好像不错哦!我统统都接受了,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。”那个声音很大方的答应了下来。
        杨峰心中恶狠狠的骂了句,“接受,接受你妹,别给老子机会,给老子机会一定让你生不如死,不,死不如生。”
        “呵呵!不错,你小子还有点胆量,不过你打算怎么让我死不如生呢?”又是一番调侃,杨峰直接傻眼了,他忘记了,鬼是有特殊能力的,能看到他心中的想法。
        “爷,大爷,我错了,您究竟是何方神仙?”杨峰心底那个恨啊,恨谁把他安排在单间,恨为什么夜里连个陪床的都没有,很漂亮的护士MM为什么不及时出现。
        “神仙,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吗?”声音中,透着一股子落寞,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这句话,杨峰心底的恐惧突然减轻了几分。
        “有吧,有关的传说很多。”杨峰说道。
        “或许吧,但我不是神仙,我只是一个追求仙道的小人物,算了,和你说这些也没啥意义,给你说说我的来历吧。”疑惑之中,凭空出现的声音慢慢的讲出了一些事情。
        杨峰听懂了,这个没有影子的家伙叫张道风,不是鬼但也是鬼,是上古一个修道门派“万灵宗”最底层的弟子,说难听点叫最不受待见的苦力,不过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机缘,就在张道风勤勤恳恳的种花种草,放羊喂牛,以期有朝一日能被门派的领导赏识的时候,在一处隐秘的山洞发现了一件东西,是万灵宗开山鼻祖留下的瑰宝,有了这东西,张道风终于有了希望。
        小人得志,利用瑰宝有了点能力,张道风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,竟然敢跑去偷看掌门之女洗澡,看的正爽,一道神雷落下,张道风就被劈了个形神俱灭,要不是因为祖师爷的瑰宝护身,他绝对消失的连渣都不剩。
        灵魂侥幸逃过一劫,但也陷入了沉睡之中,等他苏醒,发现灵魂附在一根棍子上,这差点让他崩溃,如果是一颗活物,他可以一展瑰宝的能力,遨游山林之间,做那个独特的存在,可死物,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,直到杨峰用棍子打架,通过血液之灵气,他这才进入了杨峰体内。
        “你是说,你在我身体里?”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虽说有点离谱,但杨峰不得不接受,一想到身体里面还有个家伙,杨峰就感到别扭。
        “可以这样说。”张道风牛叉的说道,没有一点强占别人地盘儿的愧疚。
        “你能离开吗?”杨峰小心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不能。”无情的答案,打消了杨峰的美好希望。
        “那,你会不会把我给灭了,占据我的身体。”杨峰害怕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不会,我的能力太弱,即使在我的那个时代,不到万不得已,没人会干夺舍这种事儿,一个不小心,自己就会死翘翘的,成功率太低了,而且成功了,日后也会挨雷劈。”张道风现在可以说是杨峰的一部分,自然明白杨峰的担心,解释道。
       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杨峰放心了下来,激动的说道。
        “放心吧,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”张道风说道。
        “什么好处?”杨峰条件反射般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你不是村长吗?凭我以前种花花草草,统领飞禽走兽的本事,你钱是可以有的,美女也是可以有的。”张道风极具诱惑的话,让杨峰心中一动,这个或许有可能。
        “村长,不会再有了。”杨峰苦笑一下,经此一事,虽然是受害者,恐怕他这个村长也到头了。
        “没关系,上河村有山有地,包一片儿就行了。”张道风没有权利欲望,对此看的比较透彻。
        “也是,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吧。”杨峰笑了起来,条条大道通罗马,自己何必一条道走到黑呢。
        “目前只能种地了。”张道风叹了口气,在遭受到重大创伤之后,他基本没啥能力了,其实在以前他也没啥能力。
        不用问,杨峰自然读懂了张道风的记忆,不由的苦笑起来,张道风以前种植东西,不论是环境还是种子,都不是现在能比的,不知道在这个环境日益恶劣的世界,还能不能搞的定。
        沉默中,杨峰进入了梦乡,梦中,他站在花的海洋之中,身边蝴蝶飞舞,远处虎啸猿啼,一帮美女看着他眼冒“凶光”,那架势就差举块“求包养,倒贴钱”的牌子了,张道风的灵魂,看到这一切,骂了声“没出息”,也就沉默了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      或许是神仙附体带来的好处,三天的时间,杨峰就出院了,回到上河村,杨峰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,村口老老少少站了一片,看到他送上了热烈的掌声。
        上河村在老村长过世后,最具声望的李长庆李老爷子,拍着杨峰肩膀,笑呵呵的说道:“好样的,没给咱上河村丢人,上面的意思是把你这个村长给免了,和老汉我说说,你娃是个什么意思。”
        “免就免了吧,既然我来到上河村,不做出点什么我是不会离开的,村不村长的无所谓,李爷爷和各位父老乡亲们,不会赶我离开吧?”这三天来,杨峰没少和张道风聊,对于自己的未来,也有了一个简单的计划,在那里跌倒的,就在那里爬起来。
        “好!秦老哥没看错你,上河村的事情,我们上河村说了算,凭借这张老脸,我也给你把这个村长保住了。”得到杨峰的答案,李长庆笑着用力拍了拍杨峰肩膀,多年劳动,老了也有把子力气,拍的杨峰咧嘴笑了笑。
        事情可谓是峰回路转,杨峰也没有想到,李爷爷有那么大能力,在他回村第二天下午,处罚就下来了,他和刘土匪全有责,给予口头警告处罚,就再没有其他事儿了,这让杨峰有些惊奇,事情会这么简单,李爷爷一句话,揭开了谜底。
        “他刘土匪有个当官儿的姐夫,他敢不要脸,我就舍去这张老脸,也得把他们一块拉下马。”老爷子霸气的话,让杨峰那个佩服啊,从来不知道,这个平时笑呵呵的老爷子,有此一面。
        深夜,杨峰站在院子里,低声问道:“你确定可以?”
        “可以,和我说话脑子里想就行了,别用说的,晓得?”张道风没好气的提醒了一句,说了N遍了,就是不听,如果能跳出来,他一定在杨峰头上敲几棍子。
        “习惯了,以后注意。”杨峰笑了笑,脑海中默念着张道风教给他的咒语,这些天的交流之中,他才知道,张道风这个不受重视的弟子,真没啥本事,不过比他强点,最少人家还会一招甘露术,用来浇地的。
        “轰!”脑子如同被雷击了一般,杨峰直接倒在地上,在他倒下之后,晴朗的夜空突然乌云汇聚,绵绵细雨落下,滋润着大地万物,这就是张道风的一招鲜——甘露术。
        “张道风,我要杀了你。”一声怒吼,打破了清晨的宁静,杨峰从地上的泥水中爬了起来。
        “靠!别装死,给我出来。”看没反应,杨峰在脑子中冷哼一声,还是没反应,不由的有点担心,这个灵魂附体的家伙,不会出现什么状况吧。
        “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。”张道风的声音出现,让杨峰心底的火苗呼呼的往上冒,可又没有什么办法,打不住,骂他等于骂自己,而且人家脸皮绝对厚过城墙,那是刀砍不进,枪射不穿。
        “说说吧,什么情况?”杨峰没好气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释放范围太大,能量消耗过多,你就晕过去了。”张道风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        “靠!不早说。”杨峰没好气的骂了句,问道:“我现在释放的范围是多大?”
        张道风很不负责的说道:“不知道,这得一点点的测试,我说你的身体也太差劲儿了吧,以前我可是挥挥手几十里的范围啊!”
        “现代人都这样,你保守估计下,我现在能承受的范围多大?”杨峰那个气啊!这货太不靠谱了,指不定哪天就被他玩死了,自己以后得小心点。
        “没法儿估计,先从一米大小试验吧。”接收了杨峰的记忆,张道风的语言倒是和杨峰统一了,不过偶尔蹦几句方言,让杨峰也搞不清,这家伙以前属于哪个地盘儿的。
        杨峰翻了个白眼,只能等晚上试验了,自己现在最要紧的是洗澡洗衣服,在雨水里泡了六个多小时,也不知道会不会泡出什么问题来,上河村的条件,还没有热水器这东西,只能自己烧一大锅水来洗了。
    “阿嚏!”睡了一觉,杨峰悲剧的发现,他感冒了,心中把能想到的恶毒词语全都加给张道风,这家伙还幸灾乐祸的鄙视他,说他这身体,大风一吹就倒了,他也不想想,自己可是在雨水里泡了六个小时啊,再甘露也得挂。
        “喝点甘露吧,现在的环境太糟糕了。”通过杨峰,了解到不少的事情,张道风对此很无奈,不过对于感冒,他倒是有办法。
        “你确定?”杨峰不敢再相信这家伙,自己现在只有感冒,可喝了雨水,万一再拉肚子,那就是雪上加霜了。
        “爱信不信。”张道风来了这么一句,就消失了,任杨峰再说什么,都不出来。
        杨峰有些心动,有些担心,趁着夜色,拖着沉重的身子,到院子里脑子里想象着向那个桶里注入甘露,雨滴哗哗的落下,毫无偏差的落进桶内,很快就接了小半桶,看了看,没敢喝,把自家的猫抱过来,先喂了猫点。
        度过了难过的一夜,杨峰发现那只猫啥事儿也没有,心终于放下了一些,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小杯,甘甜可口,清凉直透心肺,那个美用语言无法表达,什么依云、昆仑山、长白山,统统都得靠边儿站,话说这些东西,杨峰也没喝过,不过想来也就那么回事儿,能和他的甘露比吗,杨峰觉得,自己卖矿泉水也不愁不能发了,不过这个也就能想想了,那点降雨量,累死自己能有多少。
        杨峰没有注意,就这样一小杯一小杯的喝着,喝下去十几杯,打了个饱嗝才意识到,喝饱了,脑海中响起了母鸡般的笑声,不用想都知道是张道风在嘲笑他,鄙视了一下这个无良的家伙,杨峰又爬床上睡觉了,他现在病人,需要休息。
        晚上,一位胖胖的妇女,走进杨峰家,神神秘秘的问道:“小村长,你没事儿吧”
        “没事儿啊,怎么了?”杨峰不解的问了句,要说上河村他最熟的,恐怕就是这位八卦人士胖婶儿了,有啥不知道的事儿你问胖婶儿,胖婶儿绝对能给你输出个道道来。
        “昨天我来你在睡觉,今天还在睡,还以为你怎么了。”胖婶儿解释道。
        “哦!有点感冒,胖婶儿你来找我有事儿吗?”杨峰松了口气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还以为胖婶儿发现了什么呢。
        “没有,小村长,前天夜里有件特诡异的事情,你知道吗?”胖婶儿突然神秘兮兮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什么事儿?”杨峰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,前天夜里,不正是他释放甘露术的日子吗?
        “昨天我们村儿下雨了。”胖婶声音很低的说道。
        杨峰压下心中的震惊,装作不知的说道:“下雨这有什么诡异的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很正常啊!”
        “就我们村子下了,其他地方一滴雨都没有,有一点你肯定不知道,雨只下在村里,村外连一滴都没有。”胖婶儿这样一说,杨峰明白了,还好他没有大白天的试验,不然估计该引起某些部门的注意了。
        “这个也没有什么啊,我们上学那会儿,一条马路这边下雨,那边没有,特别的整齐!”杨峰揣着明白装糊涂,假模假样的说道。
        “可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,你说我们村是不是有啥情况啊?”胖婶儿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不知道。”杨峰果断的摇头,难道告诉胖婶儿,他被某个半拉子神仙附体,那雨是他用仙术弄出来的?这话有人信没人信先不说,要是敢对胖婶儿说了,用不了晚上,全村儿老少就都知道了,他杨峰该成仙儿飞升了。
        好不容易把疑神疑鬼的胖婶儿打发走,杨峰松了口气,认真的沉思着,甘露术以后只能趁雨天或者是阴天使用,而且得范围大点,不然一次两次没问题,次数多了,傻子都能看出问题来,他可不想把自己弄到某实验室的手术台上。
      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看张道风那二货,就是深刻的教育,有点本事就得瑟,最后被雷劈了吧,所以杨峰决定以后闷声发财,等有那个能力了带领上河村脱贫致富,完成老村长的遗愿,人都是有私心的,他也不例外,而且邓爷爷都说过,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带动大家共同富裕,那他就做那个先富起来的吧。
        首要目标就是钱,这年头没钱是万万不行的,别看上河村的人们朴实,但没点利益诱惑,是不可能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的,这就有需要钱,虽说自己有甘露术,但想把这玩意儿转变成钱,有点不太容易,这是一个长久而持续的过程,杨峰没打算盲目的去乱干一顿。
        接下来一段时间,杨峰一边想着该种点什么,一边研究着甘露术的范围和效果,最终得出结论,使用甘露术,需要消耗一种莫名的能量,张道风称之为精气,以杨峰现在的精气,可以释放甘露术的最大范围是200米,超出了方圆200米这个范围,就会出现精力被抽空脑子遭雷击的那种感觉,就像那天早上一样,200米范围内,甘露术可以持续降雨一小时,超出这个时间,也会出现精气被抽空的后遗症,范围越小,降雨持续时间越久,杨峰计算了下,总降雨量是恒定的。
        精气怎么获得不知道,张道风也没说出个道道来,只说和身体状况成正比,精气神越强,精力越大,为此杨峰特意做了实验,在连续熬夜两天的情况下,他的精气差不多是最佳状态的三分之二,张道风给杨峰出了个主意,内有甘露滋补,外勤加锻炼,他的精气一定会提升的,还有就是每天使用甘露术,极限的使用,也会提升精气。
        不能大范围的使用,杨峰特意弄了口大缸放在院子里的菜地里,注满缸自动会灌溉菜地,也不用他去管,在天明之前把甘露术撤了就行了,不然让人发现他家的上空,就好像有盆儿在倒水,那一定又是麻烦。
        甘露多了,杨峰不止把自己的饮用水都换成了甘露,而且还喂家里的几只鸡和那只猫喝,他喝下去能治感冒,猫喝了,发现那家伙的毛越来越顺溜,而且好像变的多了几分狡诈,猫身上出现的问题,在鸡身上也同样出现了,尤其那只大公鸡,身上的羽毛好似有种光泽,而且与村里的其他公鸡争斗,再无败绩,都变成公鸡中的战斗鸡了。
        杨峰不得不再次鄙视张道风,感觉那家伙不是记忆缺失,而是缺心眼儿,甘露术是他的基本能力,竟然都不知道具体效果,事情的异常还是胖婶儿发现的,胖婶儿几乎每天都来杨峰家溜一圈儿,有时候来看看杨峰活着没,不过大多时候是给杨峰送点馒头啊包子之类的,这东西杨峰不会做,简单炒几个家常菜杨峰还行,在上河村的这两年多,伙食基本上靠各家混,不过最大的供应户就是胖婶儿,一方面是胖婶儿人好,另一方面是住杨峰隔壁,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,就是这个道理。
        “小村长,你这菜是怎么种的,长的也太快了点吧?”胖婶儿惊讶的站在杨峰院子里的菜地边儿,一副见鬼的表情。
        “快吗?”杨峰不解的问道。
        “你去我家看看我的就知道了。”胖婶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拉杨峰去她家,杨峰一看傻眼了,自己家的菜,是和胖婶儿的同一天种下的,因为是胖婶儿给他种的,这东西理论知识他有,实际动手能力没有,可两家的菜地,差了差不多一半高,他那边黄瓜、西红柿等都开花儿了,胖婶儿这里的才爬秧,这差距确实有点大,计算了一下,自己那边,差不多比胖婶儿这边缩短了一半的时间。
        “难道是我人品好?”杨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能装傻卖愣。
        “你那边先熟了也好,我就有的吃了。”胖婶儿笑了下,没有深究,这让杨峰松了口气。
        自家菜地的怪异,让本来就不钟情于蔬菜的杨峰,直接放弃了种蔬菜发财的打算,上河村的独特性,让他即使种出纯绿色的蔬菜,也运不出去,而且自己去卖菜,不说有城管让不让你卖,就是卖也卖不了个好价钱,必须得弄点极具吸引力的东西,让人上门提货,这样也好为以后打下基础,要让上河村走向世界,必须要让世人走进上河村。
        一到正事儿的时候,张道风就蔫儿了,而且还很有礼的说:“世界不同,需求也不同,如果他的法宝在,那一切都不是问题,可惜他的法宝为了保护他,也消失了。”
        杨峰知道,那法宝就是张道风得瑟送命的根源,想来是件好东西,可他每次问具体是什么东西,张道风都选择沉默,要么就是“今儿天气真好”,这明显的不想说,天气好不好和他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杨峰有种感觉,那件法宝没有失去,只是张道风现在没有能力驱使而已,两个融为一体的灵魂,记忆本也是共享的,但杨峰发现,不论是他还是张道风,都有一块禁区,是彼此无法读取的。
    E492E9E4-2D5F-4F9A-B269-BAE2025D9910.jpeg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客服热线
    周一至周日:09:00 - 21:00
    公司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科技路

    拾贝人共享网站是一个融自媒体、社区、论坛、博客为核心的精彩文化收藏互联网公司,专注于生活、学习、工作、健康等等分享,坚持为客户打造高品质共享网站。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拾贝人好文网Inc. ( 京ICP备16044101号

    GMT+8, 2018-5-27 05:50 , Processed in 0.100376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